首 頁關于我們產品介紹防偽技術解決方案成功案例防偽紀實法律法規客服專區曝光打假聯系我們

醫療美容行業亂象叢生 3000元就能當“咨詢師”

信息來源:http://www.legaldaily.com.cn/index_article/content/2019-11/01/content_8034704.htm

醫美行業的亂象,已經到了讓那些整形外科專家、學術大咖忍無可忍的地步了。10月30日,當由《人民政協報》組織、第十三屆全國政協教科衛體委員會副主任、中國藥學會理事長孫咸澤帶隊的“醫美行業專題調研組”來到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九人民醫院時,九院的專家們有的戴著口罩從門診下來,有的穿著罩衣從手術室出來,還有的拿著熬夜整理的厚厚一沓書面材料,他們要“反映問題”。

去年8月,一家民營醫美機構發布的2018年醫美行業白皮書顯示,2018年中國醫美市場規模或達2245億元。白皮書同時顯示中國醫美市場共有超過10萬家非法執業的工作室、美容院等。中國數據研究中心、中國整形美容協會發布的《中國醫美“地下黑針”白皮書》更是揭露了驚人的“黑醫生”信息,數據顯示,在“黑醫美”市場中,每10名醫美從業者中,就有9名“黑醫生”。

3000元就能當“醫美咨詢師”,23萬元一針的維生素C賣給消費者

“3000元進修一個月,就能給你發一張醫美咨詢師的執業資格證。這些咨詢師,有賣化妝品的,有賣衣服的,有開飯館的,他們給你建議你應該怎么整形。”上海九院整形外科主任孫寶珊做了18年醫療質量監控工作,一直在醫療美容質量監控的第一線,他告訴記者,所謂的“醫美咨詢師”行當正在帶壞年輕的“正規軍”醫生,破壞整個行業的生態。

醫美咨詢師即“美容醫學咨詢師”,按照中華醫學會醫學美容與美容學分會的官方解釋,是美容整形機構中從事咨詢工作的、在整形醫生和求美者之間架起溝通橋梁從業者。美容醫學咨詢師認證參考國家其他職業資格認證辦法,資格認證工作主要包括培訓與考核兩個部分。

但在網上搜索“美容醫學咨詢師”這個關鍵詞,可以看到,“正規軍”幾乎找不到。相反,你可以看到醫學美容專業大學本科畢業的“Tina老師”教你如何通過每天堅持畫畫提升品位,一天為20位客戶服務;可以看到醫美機構招聘咨詢師的“暗門”,直指咨詢師就是“客服+銷售”的本質;可以看到所謂專業的發證機構招生廣告,一個月集訓就能給你發張證;還可以看到機構開出的“底薪500+補貼500+提成”,但每月能掙萬元以上的“神奇”招聘廣告。

“醫療美容行業現在變成技術質量極差的一個行業,理發店、美容院、足療店,只要膽子夠大,都能干醫美。”孫寶珊說,醫美行業門檻低、市場大,很多“老板”蜂擁而至,“做壞一個,頂多民事責任,賺100萬賠20萬,劃得來。”

孫寶珊見過有的民營醫美機構用維生素C、生理鹽水、維生素B12兌在一起做成“美容針”,再以23萬元一針的價格賣給消費者;也見過開個雙眼皮報價10萬元,竟有人為之埋單的“怪事”。“見得多了,這在醫美行業早就不稀奇了。”孫寶珊說。

中國醫學科學院整形外科醫院副院長、中華醫學會整形外科學分會主任委員欒杰也注意到了這種“怪事”,“很多民營醫療機構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它們把大把錢花在店堂上、門面上,裝修豪華,但手術室里用的線和針都是最便宜的。引流管如果能用輸液器替代,絕對不用引流管”。

心內科、骨科的醫生在短期培訓后成了整形醫生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整形外科醫生告訴記者,他的一個同科室朋友前不久在高薪誘惑下“跳槽”到了一家民營整形機構。這是一家還算正規的民營機構,它聘請的整形醫生都是具有整形科從業資質的專業人士。但在那里,醫生們過的日子“五味雜陳”。

“一開始,咨詢師姐姐給他推薦了病人。他很認真地像在公立醫院一樣,做了術前分析、研判,然后把病人婉拒了,因為不符合手術指征。”這名醫生說,這樣幾次下來,這個“正規軍”出身的醫生就被咨詢師“封殺”了,“所有咨詢師,都不給他推薦病人,‘餓’他3個月,一臺手術也做不了。”最后,這名年輕的醫生妥協了。他再也不敢輕易“婉拒”咨詢師推薦過來的病人。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注意到,原衛生部曾在2002年發布過《醫療美容服務管理辦法》(第19號令),明確規定負責實施醫療美容項目的“主診醫師”須為“執業醫師”,其中提到執業醫師須“經過醫療美容專業培訓或進修并合格,或已從事醫療美容臨床工作1年以上”。但是,在巨大的利益誘惑面前,包括心內科、骨科等科室的醫生都在短期培訓后成了整形醫生。

上海九院整復外科副主任、組織處處長王丹茹注意到,現在來醫院進行規培、專培的年輕醫生與過去不同了,“醫生應該是救死扶傷的行業,現在很多醫生被巨大的醫美市場占據頭腦,專門來學美容手術,而不是學面部修復”。

“正規軍”奇缺

欒杰說,“追逐暴利”如今已經成為民營醫美機構的硬傷,現在很多醫療機構把患者稱為“顧客”,“這是全世界絕無僅有的,很多國家都稱作‘患者’”。在醫美行業,“醫療本質”現在被淡化了,“很多機構想辦法用服務、美學替代,包括一些專家認為美學是一個系統,要逐漸脫離整形這個醫療專業”。

欒杰調研發現,現在很多民營機構“花錢買證”,國家規定機構里一定要有持有醫師執業資格證的醫生坐堂,因此這些機構就每月花上數千元聘請一名持證的退休醫生,“醫生根本不用來上班,他只要有證就行,應付檢查”。

此外,當前整形醫生“正規軍”奇缺,全國政協委員、中國醫學科學院整形外科醫院(八大處整形醫院)研究中心主任肖苒曾多次呼吁建立“專科醫師制度”。

欒杰建議,醫美行業一定要確定“公立醫院主導地位和機制”,從醫生培訓,到制度建設、診療規范,都應該落在公立醫院的“肩頭”。同時,政府還應給予公立醫院充分的運營機制空間,“光讓它培訓、制定規范,培養的人卻去了民營機構,留不住人不行。”

上海九院整復外科副主任李圣利建議,正在修訂的“19號令”應該鼓勵有資質的醫生獨立或者聯合開設民營醫美機構,“一個啥也不懂的老板,只要有錢就能開,這是不對的。一個經過科班培訓的醫生,他有起碼的職業榮譽感”。(來源:中國青年報  記者 王燁捷)

云南时彩开奖号码 澳门双喜娱乐官网 微信小程序有限怎么赚钱 双色球蓝球尾数遗漏 大玩家棋牌游戏规律 吉林十一选五胆码预测 多乐彩走势图- 北单预测 油管频道怎么赚钱 美女网站怎么赚钱 3d开机号试机号近10期3dai 盛达娱乐群 彩乐乐网址 开一个卖锅的店赚钱吗 全民推广麻将真能赚钱吗 在江苏盐城哪个乡镇卖饼赚钱吗 万国优品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