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關于我們產品介紹防偽技術解決方案成功案例防偽紀實法律法規客服專區曝光打假聯系我們

部分美妝品牌存在強加門檻、配貨售賣現象

信息來源:http://www.cqn.com.cn/zgzlb/content/2019-06/13/content_7208556.htm

買支口紅必須購買售價超千元的“套盒”,熱門色號有貨但不單賣……記者近日調查發現,眾多國際美妝品牌存在“強加門檻”“配貨售賣”的現象。“熱銷款”搭售“冷門貨”的行為正在一些品牌、類別的美妝商品間蔓延。

一支口紅300多 想買得掏逾千元

“必買的5支口紅”“值得入手的10個經典色號”……這些被塑造成“一生必買”的美妝界“網紅”產品,線上吸引大量目光的同時,想在線下專柜買到卻沒有那么簡單。

南京白領張妍琪近期看中了某知名國際美妝品牌的一款口紅,這款俗稱“小金條”的口紅在社交網絡上擁有極高熱度。當她來到南京某商場的該品牌專柜時,卻被迎頭潑了一盆冷水。

“這款口紅所有色號都斷貨了,只有套盒還有貨,但不拆開賣。”店員介紹,所謂套盒,就是一支口紅加上一瓶香水的組合,其中香水售價為770元。

“為了買一支300多元的口紅,得搭一個自己不喜歡的產品,要花上千元,有點被套路的感覺。”張妍琪說。

上海市民李瑤在去年10月也曾因為類似遭遇,向專柜所在商場進行了投訴。“當時我想購買某品牌的一支熱門唇釉,柜員說必須同時購買一款不那么熱門的妝前乳才行。”商場負責人在接到投訴后表示,如果購買了該產品可以申請退貨,但商場無權處理品牌本身的搭售行為。

此前奢侈品行業的配貨規則曾引發了不少質疑,如今這種“規則”正被越來越多的國際美妝、日用品品牌效仿。一支口紅動輒要搭配購買其價值2~3倍以上的其他商品,比奢侈品行業流行的1∶1比例還要高。

想買不容易 品牌挾“熱”居奇怪象多

盡管消費者普遍對這種“冷熱搭配”的售賣行為感到不滿,但不少人還是為自己并不需要的搭售產品掏了腰包,嘗到甜頭的國際美妝品牌熱衷于這種銷售“潛規則”,出現了不少怪象。

——線上火熱,線下“饑餓”。從“番茄紅”到“楓葉紅”,從“人魚色”到“斬男色”,國際品牌新品的營銷推廣愈演愈烈,邀請明星與“網紅”代言推廣更是不遺余力,這使得從口紅、眼影到化妝刷、指甲油,幾乎每一個品類都有諸多“爆款”,隨之而來的便是全面“斷貨”。“推廣鋪天蓋地、專柜無貨供應,到底是因為產能跟不上需求導致的真‘斷貨’,還是為了自抬身價營造出來的假‘斷貨’,消費者并不知情。”曾擔任某國際知名美妝品牌公關的徐女士說:“可以肯定的是因為‘斷貨’,‘爆款’在消費者心中的身價就地而起。”

——單買沒有貨,有貨不單賣。韓國某美妝品牌一款指甲油近期大熱,多地店員要求必須同時購買3瓶非熱門指甲油才能購買;某日本彩妝品牌專柜要求化妝刷必須搭配眉筆等產品購買……多位在歐美及亞洲其他國家生活工作的女性消費者表示,她們從未在當地專柜遇到過熱門單品搭配冷門產品銷售的情況,“有貨就賣,沒貨就不賣,還沒遇到過有貨‘設門檻’賣的。”

——套盒沒有“盒”,單品并不“單”。張妍琪向記者反映,當所謂的“套盒”拿出來后并沒有特殊的組合包裝,只是兩件單獨的產品,柜員告訴她這個套盒就是沒有盒子的。其實,“套盒”只是“搭售”的一種表達口徑。

明星產品總“傲嬌” 竭澤而漁不如誠信相待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限額以上化妝品零售額為2619億元,同比增長9.6%。業內人士認為,中國美妝市場未來發展空間巨大。國際大牌與其保持“傲嬌”追求眼前利益的最大化,不如誠信相待消費者穩固長遠市場。

“前述商家強制搭售的行為違背了消費者的購買意愿,剝奪了消費者自主選擇這一基本權利。”北京盈科(上海)律師事務所合伙人李樂元律師說,消費者有權選擇購買單品或套裝,而不是被迫只能購買單品或套裝。

李樂元表示,《反壟斷法》也對商家無正當理由搭售商品或者在交易時附加其他不合理交易條件的行為作了規制,企業的這種做法極可能被認定為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的禁止性行為。

不少業內人士認為,以侵害消費者權益為代價的營銷方式,對品牌本身的形象也是一種傷害。“盡管有不少人認為品牌方只是抓住了消費者喜跟風、非理性的消費習慣進行營銷,但我認為這不足以成為將強制搭售合理化的理由。”徐女士說,“對消費者缺乏尊重的品牌注定會透支市場對它的好感度。”

“強迫消費者購買自己并不真正需要的產品,也不符合當前倡導的節約環保消費方式。”中國法學會消法研究會副秘書長陳音江說,消費者在遇到此類情況時可以保留好證據進行投訴,但更關鍵的是,這些品牌需要真正做到尊重消費者的選擇,主動維護消費者的合法權益。“恃寵而驕”“竭澤而漁”的營銷行為,終將不長久。(新華社記者 王默玲 何曦悅)

云南时彩开奖号码